G20与逃犯条例争议:中美博弈中的香港牌

G20与逃犯条例争议:中美博弈中的香港牌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会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美方早前透露,特朗普有可能在会上提到香港人权问题。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张军周一(24日)在媒体吹风会上表明,G20峰会上不会讨论香港议题,重申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
 
香港的《逃犯条例》争议早已引来西方国家政府与商会忧虑,本月,香港发生了两次上百万人参与的反条例修订游行,并发生多次群众集会抗议和警民冲突,引来国际社会关注。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宣布,将在G20峰会召开前夕再次举行集会,希望继续施加压力,促请港府完全“撤回”条例修订,以及收回以“暴动”定性6月12日的警民冲突。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已就事件公开道歉,并宣布“暂缓”条例修订,但并没有直接回应示威者诉求,预料港府继续以暴动罪向示威者追究责任。
 
 
逃犯条例:示威者讲述再度上街原因
美国与中国的立场
美国总统特朗普先后两次回应香港近日的抗议事件,第一次发生在首次百万人游行之后,他当时简单回应称,那是他看过“最大的游行”,相信中港两地自有方法解决。
 
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后,特朗普接受美国《时代》杂志访问时再次回应事件,称示威者已发挥了作用,港府作出让步,并相信会有“进一步退让”,再次强调中国和香港的示威者会自行解决他们的问题。
 
正当特朗普的说法被解读成无意把香港问题放上谈判议程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表示,特朗普会在G20峰会与习近平会面时讨论香港人权问题。
 
相较特朗普,美国就香港议题发声的一般是对中国立场强硬的国会议员。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表明,如果《逃犯条例》修订通过,要重新评估香港是否在“一国两制”下有“足够自治”,国会可以考虑重新《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检视美国与香港的关系。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中美贸易战下,中美元首会晤突然多了一个香港议题。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联邦众议员麦高文(James McGovern)早前亦联同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等,提出新版本的《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获另外10位跨党派参众议员支持。
 
不过,中国立场强硬,外长王毅曾经作出呼吁,要求外国势力“收回黑手”,强调“香港不是你们横行的地方”。
 
而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张军明确表示,G20峰会期间,中方不会讨论香港问题,也不会容许讨论香港问题。他重申香港事务属于中国内政,不允许任何国家干涉中国内政。
 
在针对《逃犯条例》的抗议活动爆发前,香港政务司前司长陈方安生和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已到美国,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美国政客会面争取支持。有网民发起白宫联署要求美国回应有关条例。
 
“我来自香港,不是中国”——中港矛盾延烧至美国校园的故事
香港逃犯条例:特朗普与美国国会均打破沉默
香港逃犯条例修订争议 一张图看完全过程
香港成为中美博奕的一张牌?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中环参加游行的国际商业机构员工。香港独特的制度和地位,让其不可避免地成为中美博弈中的棋子。
分析认为,在这场中美之争中,香港最大的价值在于与美元挂勾的港元,以及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对中国大陆而言,这有助大陆企业透过香港吸纳外资,在中国与美国发生贸易战时,香港也暂时不受影响,成为缓冲区。
 
对西方国家而言,香港的经济自由度以及它们较为熟悉的司法与运作系统,能帮助西方企业接入中国市场,所以西方国家担心香港通过《逃犯条例》可能冲击欧美商界在香港的潜在利益。
 
但香港的独特地位也不时引发西方国家担忧。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政治经济学教授孔诰烽在香港《明报》撰文称,西方国家意识到中国利用香港,对西方国家的安全构成威胁,当中包括一些中国企业会通过香港绕过针对朝鲜和伊朗的制裁,或是北京会透过香港转移资金以及获得一些在北京得不到的高科技技术。《逃犯条例》成为一个触发点,令欧美政府再次审视香港地位。
 
也有分析指出,欧美国家不一定希望香港会有翻天覆地的改变,所以如何打香港这张牌,会份外小心,要确保在向中国施压的同时确保不会损害自身的利益。
 
 
黄之锋:林郑月娥不下台,香港将会有更多人上街
逃犯条例引发“外交风波”?香港或成为中美贸易战的下张牌
逃犯条例:危机下的香港国际地位是否会丧失
观察:“逃犯条例”强推或给中美关系增添新变数
香港失掉独立关税区地位的可能性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副教授陈家洛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表示,西方国家的选项之一就是针对技术转移和知识产权问题,向香港企业施加严格的审查。
 
陈家洛认为,香港已经是中美贸易战下被考虑纳入的因素之一,西方社会看得出香港的战略角色,北京则可能在国际压力作出让步,避免香港受到制裁。
 
香港公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助理教授赵雨乐则认为,香港议题本身很难成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张牌,但这次(抗议)事件“对中国来说是很尴尬,因为香港人想借外力施压,这令中国领导人很难堪”。
 
他认为,美国想打这张香港牌,因为这样能触动中国的情绪,对西方国家与中国博奕有利。
 
“但中国绝对不想在G20上讨论这个话题,如果美国真的要打这张牌,中国一定会争辩说这是内政不容外国插手。”
 
陈家洛估计,随着大选临近,美国政界会继续留意香港的发展,就算特朗普今次在G20峰会不会高调谈论香港问题,其他官员和政客或许也作出一定行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