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游行人数统计和舆论“制高点”之争

香港游行人数统计和舆论“制高点”之争

香港每年7月1日都有团体举办游行,今年也不例外。游行结束后,外界除了关注政府的回应外,还会留意官方和游行举办方各自公布的参加人数,因为它不单是一个数字,还是各方舆论的角力场。
 
政府公布的数字往往会比游行主办方公布的数字低,偏差有时候会达数倍,一高一低的有关数字常引发争议。例如,早些时候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为反对《逃犯条例》修订举行数次游行,对于6月16日举行的游行,主办方“民阵”称有约200万人参加,香港警方却说高峰期只有约33.8万人。
 
香港报章和网络对每次游行后各方公布的人数都充满质疑,一边认为警方故意代表官方压低游行数字,减少游行带来的舆论影响;另一边认为游行主办方故意夸大数字,营造“民意庞大”的效果。
 
分析人士对BBC中文指出,香港的游行示威文化演变多年,官方和民间都会利用这个数字营造各方想要的效果,但这种纯粹对人数的争议其实没有太大实质作用,重要的是观察参加游行人士的背景,才能了解民意的走向。
 
数字之争
这种数字之争几乎是香港每次游行集会后必然上演的情况,争议也并不仅限于民主派团体举行的游行。例如,2017年七名警务人员在“占领中环”示威期间被指殴打一名示威者罪成,支持警方的团体曾经举行游行,主办方指有约3500人参加,但警方公布最高峰时间只有约1800人。
 
另外,亲建制派团体2014年曾经举办反对“占领中环”的游行,主办方称约有19万人参加,警方就说有11万人参加。
 
最受关注的是每年都在香港维园举办的1989“六四”周年晚会和香港主权移交纪念日当天举办的“七一”游行。其中,主办今年“六四”晚会的“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公布有大约18万人,警方的数字就指出最高峰时期只有约3.7万人,这个说法随即引来不满。
 
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
参加今年“六四”周年晚会的人士坐满了维多利亚公园六个硬地足球场和旁边的草坪。
香港“民阵”副召集人梁颖敏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她的团体与警方开会商讨今年的“七一”游行时,对方指维园的中央草坪可容纳三万多人,而今年“六四”晚会时出席晚会的人除了坐满草坪,旁边的六个小型足球场也坐满。
 
“为什么警方开会时跟我们说草坪已经可以容纳三万多人,但我们看见整个维园都坐满人时,他的估算才三万多人?这个问题真的要问警方。”
 
“粗略估计数字”
香港警务处书面回应BBC中文查询时指出,警方点算集会人数的方法是在集会进行期间,派员于多个高点作出观察,以及点算某一时段在不同区域所聚集的人数,从而评估参与集会的人数。警方又说,评估集会人数只是一个“粗略估计数字”,用来调派资源,数字只用作内部参考之用,不会主动公开。
 
警方公布6月16日游行的参与人数时特别提到,当天只计算途经原定游行路线的人数。当天许多游行人士使用非原订路线前往游行终点,但警方没有提到,是否计算了这些参加游行的人。
 
跳过 Facebook 帖子 用户名 BBC 中文網(繁體)结尾 Facebook 帖子 用户名 BBC 中文網(繁體)
BBC中文另外也向“民阵”查询计算游行人数的方法,“民阵”回应指他们派出三批义工团在天桥等高点观察,计算每横排的人数,最后相加。而针对6月16日的游行时,义工团按当时情况分工到非原定游行路线按人流速度、密度和在场纠察报告的即时情况,作出估算。
 
除了官方和游行主办方,香港大学多年来都透过民意研究计划,尝试提供一个客观的游行统计数字。计划在去年的“七一游行”透过人手在某一个高点进行点算,之后再以随机抽样电话调查方式核查,估计参加游行的人数在2.6万至3.1万人之间,而警方和游行主办方分别指有一万和五万人参加该次游行。
 
民意研究计划总监钟庭耀接受路透社访问时指出,游行人数的统计近来越来越政治化,“一边越来越夸大,一边就越来越压缩,两边都已经脱离现实。”
 
六四30周年:维园纪念会场内外的民主呼声
逃犯条例修订争议:一首圣歌为何成为香港示威主题曲
香港逃犯条例强推或给中美关系增添新变数
香港“近两百万人”示威加深台湾对中国的恐惧与不信任
各自解读
香港岭南大学社会学及社会政策系副教授陈效能留意到,许多传媒在报道6月16日的游行时都偏向采用“民阵”公布的近“200万人游行”的数字。她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这个数字会被用来“达到某些目的”,例如如果一份报章希望强调一个立场,它就采用那个数字。
 
“不同的阵营或不同看法的人都可以根据这两个不同的数字,去说他们想说的事情。”
 
翻查报道,大部份报道6月16日香港游行的国际媒体都援引“民阵”所说的近“200万人游行”的数字,包括英国《卫报》、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BBC国际媒体观察部(BBC Monitoring)的分析也留意到,伊朗等地网民讨论香港的游行时,都使用这个数字。
 
歷年七一遊行各方公佈的遊行人數數字
警方和遊行主辦方公佈的數字往往有很大的差距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
香港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出席人數
香港警方在個別年份沒有公布出席人數,警方計算方法為「最高峰時期」的人數
資料來源:香港媒體、支聯會及警方
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指出,警方提供的数字只计算依照原本路线游行的人,但事实上附近的街道也有许多人在游行。
 
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他留意到警方近年似乎会故意把参加游行或集会的人数压低,他认为游行主办方会因应这种情况故意高估游行人数,令公众对游行人数的印象不会被警方的数字拖下去。
 
钟剑华认为,各界可以没完没了地为具体的游行人数争吵,但这并没有意思,因为一个不争的地方是游行的确吸引了很多人参加,而最重要的反而是这些人的背景,例如是这次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游行。
 
“这次游行多了许多年青人参加,也有许多之前没有参加游行的年长人士。我觉得游行人士的组合更值得社会考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