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知名华人产科医生 年入150万都是黑心钱

多伦多知名华人产科医生 年入150万都是黑心钱
 
 
多伦多知名华人妇产科医生旋敬(Dr. Paul K. Shuen)近日再次登上加拿大各大主流媒体的头条,他150万年收入背后不可告人的操作被曝光。
 
 
 
年入近150万是怎么来的?
 
《多伦多星报》公开了一份安省最高收入名单,结果发现旋敬在2012-2013年的收入高达149.71万元,是妇产科医生中收入最高的。在安省3万多名医生中,他成功跻身收入最高医生前100名,位列第80位。
 
根据旋敬所在的北约克综合医院(North York General Hospital)的政策,由于政府分配资金的限制,妇产科每个月只允许一定数量婴儿分娩,每名产科医生每月不能接生超过45-50名婴儿。
 
怎么才能赚到更多的钱呢?旋敬发现,OHIP规定,如果在工作日接生,医生接生每名婴儿将获得498元的费用,但是,如果是在周末接生,政府就会给“加班费”,接生费会提高50%至748元。
 
如何能让孕妇集中在周六和周日分娩,不就能赚加班费了?于是,旋敬开始了他不可告人的操作,偷偷使用违禁药物米索前列醇(misoprostol)使产妇按照他的规定的时间生孩子。
 
 
 
据Toronto Life报道,2012-2013年间,旋敬申报工作时间为360日,一共接诊近1万3000个病人,平均每日看诊约36个病人。而且,他接生的婴儿接近一半是在周末出生,自然就拿到了更多的政府补贴。
 
在产妇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违禁药物。
 
早在2013年2月,安省内外科医生协会(CPSO)就接到关于旋敬的投诉。当时一位护士在接生过程中,在病人下体发现“粉状”物。病人表示并不知道自己下体被放了什么,也没有同意使用任何药物。
 
 
 
2016年8月,一位旋敬的病人生产过程异常迅速,并在产后发现下体有粉状物。该物质被取样并送检,结果发现又是米索前列醇。
 
米索前列醇是一种用于引产或子宫收缩的药物,根据医院的规定,这种药物只能在宫内死亡、怀孕中止时用于引产,或用于治疗产后出血。而旋敬为了加快引产速度,在不通知病人的情况下,偷偷塞进产妇下体,完全有违医德。
 
 
 
同年,安省内外科医生协会认定,旋敬在行医过程中存在不专业、不称职、不名誉的行为,撤销其医生执照,并需要接受医生协会的谴责,旋敬随即从北约克医院辞职。
 
华人圈里的“名医”。
 
在出事之前,旋敬一直是多伦多北约克综合医院备受尊敬的妇产科医生。他1976年从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毕业,1984年7月拿到加拿大的医生执照,1985年11月取得妇产科专业医生执照,行医时间超过30年。有传闻称,香港豪门李泽楷的3个儿子都是他接生的。
 
 
 
由于会说广东话和普通话,要求旋敬接生的产妇非常多,需要提早数月排期,每个产妇还要求额外缴纳500到1000元不等的接生费,这个费用在华人产科医生中非常普遍,也就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红包”。
 
但是,旋敬为了赚取更多的钱,偷偷摸摸使用违禁药物进行催产,置孕妇和婴儿的性命于危险之中,很多受害者到现在都不知情,其中不少都是华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